<code id="ujafs"><ol id="ujafs"><td id="ujafs"></td></ol></code>
  • <dd id="ujafs"></dd>
      <acronym id="ujafs"></acronym>

      <acronym id="ujafs"><legend id="ujafs"></legend></acronym>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首頁 鳳凰要聞 教材實驗 母語教育 教學資源 課題研究 鳳凰期刊 鳳凰讀書會 鳳凰論壇 鳳凰研修營
      一年級上冊 一年級下冊 二年級上冊 二年級下冊 三年級上冊 三年級下冊 四年級上冊 四年級下冊 五年級上冊 五年級下冊 六年級上冊 六年級下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資源庫 > 六年級下冊 > 3.煙臺的海

      一年級上冊

      一年級下冊

      二年級上冊

      二年級下冊

      三年級上冊

      三年級下冊

      四年級上冊

      四年級下冊

      五年級上冊

      五年級下冊

      六年級上冊

      六年級下冊

      《煙臺的海》教材解讀

      鶴舞閑云 · 鳳凰語文備課室

      中國的沿海城市,東面或南面臨海的居多,北面臨海的卻很少。煙臺恰是北面臨海,所以便有了一份獨特的海上景觀。

      這段話作為全文的起始句,以“獨特的海上景觀”總領全文內容,“獨特”二字是全文寫景的基調,也為讀者進入文本確定了閱讀的姿態。其實,如果在通讀全文之后再回到首段,讀者自然會發現,“中國的沿海城市,東面或南面臨海的居多,北面臨海的卻很少。”這句話已經在對比中凸顯了作者的情感取向,另外,這句話還道出了“獨特”的原因。要把握這樣的深層語言秘密,必須是在把握整體之后才能以更高的姿態體會到的。

      冬天,深褐色的海面顯得很凝重。來自西伯利亞的寒流經常氣勢洶洶的掠過這片海域。小山似的涌浪像千萬頭暴怒的獅子,從北邊的天際前赴后繼、鍥而不舍地撲向堤岸,濺起數丈高的浪花,發出雷鳴般的轟響,有時竟把岸邊數百斤重的石凳掀到十幾米遠的馬路中央。每到這巨浪拍岸的日子,許多煙臺人和外地的游客,紛紛頂著寒風跑到岸邊,觀賞這蔚為壯觀的景象。還有的不顧被浪花打濕衣服,站在岸邊,以那數丈高的浪花作背景拍照留念,形成一道壯麗的風景線。

      這段話給讀者最突出的印象大概是“暴怒的獅子”這樣的比擬,論者眾多,疊床架屋,茲不贅述。

      這樣的景觀頗能吸引煙臺的市民,一方水土一方人,煙臺的人如此喜愛這壯觀的景象,正是他們蓬勃精神的寫照吧,所以作者是不無驕傲地展示了這樣“一道壯麗的風景線”。

      說實在的,冬天煙臺的海給我的印象并不十分美好。我想大多數在南方生活的人面對這樣的情景更多的會選擇回避。我以藍色標出的詞語所體現出的詞性色彩(不知有沒有這個詞,我的意思是詞義之外所蘊含的色彩,不很準確),與凝重是不是很切合?有些能對得上,有些應該是牛頭不對馬嘴。我一直以為,以“凝重”一詞作為涵蓋全段的中心詞,似乎有些力不從心。凝重帶給人的意象體驗應該是一種靜態的感覺,而“暴怒的獅子”這一意象,以及“氣勢洶洶”“掠”“掀”等詞營造的是一種動感極強的語境,有點對不上。之所以有“凝重”之感,完全是前一個詞“深褐色”帶來的。這樣,作者在描述冬天煙臺的海景觀時,概括的特點及構建的語句之間似乎不能統一。

      春天,海水變得綠瑩瑩的。微波泛起,一道道白色的浪花,從北面遙遠的地平線嬉笑著追逐著奔向岸邊,剛一觸摸到岸邊的礁石、沙灘,又害羞似的退了回去,然后又撲了上來,像個頑皮的孩子。春天是播種的季節,大海也不例外。脫去冬裝的漁民們駕船駛過平靜的海面,到養殖區去播下希望的種苗,期待著收獲的季節。

      春天煙臺的海是輕盈的,文章選擇的意象是“頑皮的孩子”,能體現這一感情色彩的詞語我以藍色標示出來。應該說這段話與上一段同樣是以海浪作為描述對象的,然而,給讀者的印象是如此不同,一個是氣勢洶洶的暴怒獅子,一個是害羞又有點頑皮的孩子。這段話中也有一個“撲”字,然而,這一個“撲”字與上一段話中的“撲”字所體現的力度與色彩是完全不同的。

      將這兩段話作一橫向比較,我們會對煙臺的海冬春兩季得到鮮明的印象,而作者并沒有急著在這里交代出“輕盈”的中心詞,而是要等到春夏兩季敘述完畢之后,再將“凝重”“輕盈”“浪漫”全盤托出,與秋日的“高遠”形成對比,這樣明確的閱讀暗示的確不能移前,須在讀者形成自己的判斷之后再行交代,否則,作者的敘述將會令自負的讀者厭惡。

      夏天,來自南太平洋的風使許多南面臨海的城市感到濕漉漉的,而這股帶著潮氣的風經過膠東半島崇山峻嶺的阻攔、過濾,到達北面臨海的煙臺時,只剩下涼爽和愜意。因此,夏日煙臺的海常常水平如鏡,宛如一個恬靜、溫柔的少女。清晨,太陽像被水沖洗過的紅色氣球,飄飄悠悠地浮出水面,海面上拖著長長的倒影,每一次的海邊日出都使人如癡如醉。晚上,平靜的海面倒映著萬家燈火,岸邊的石凳上坐滿了游人,他們腳下,是海浪與堤岸的呢喃細語。

      這段話的第一句應該與開頭的第一句話對照著來讀,與冬天的描述對比一下,讀者會進一步領會“獨特”的內涵。以“少女”的意象涵蓋浪漫的主旨,比較熨帖,再加之夜景如畫,人心如醉,浪漫的韻味無需作過多的闡述,多讀幾遍之后,自然能夠領會。

      走出夏日的浪漫,煙臺的海步入秋的高遠。久居這座城市的人都有這樣的體驗:一到立秋這天,海水立刻變得格外湛藍,天空也顯得格外明朗,較之昨日,空氣中立刻就有了秋的涼意。告別了冬日的凝重、春日的輕盈、夏日的浪漫,秋天的海平添了幾分充實與忙碌,漁家駕船出海了,貨輪起錨遠航了……

      “久居”一詞道出本文作者對煙臺那份獨特的情感,也是我們領悟此類散文寫作的一把鑰匙:為何作者對煙臺一年四季的景色如此熟稔?因為他是久居此地的,因為他熱愛這座城市,因為他對這座城市四季的景色無比留心,在這一年四季如畫的景色之中,在一座壯麗的舞臺上,難道你沒有見到他冒著寒風跑到海岸去觀賞那“小山似的涌浪”?沒有見到在沉醉在海邊日出的美景之中?沒有見到他坐在岸邊的石凳上,靜靜地欣賞著夏夜的萬家燈火?沒有到他眺望漁船出海的帆影?如果沒有這樣一份獨特的愛,他又怎能發現這一份獨特的景觀,并飽含著深情,向人們介紹這一切?

      煙臺的海,是一幅畫,是一道廣闊的背景,是一座壯麗的舞臺。世世代代的煙臺人在這里上演著威武雄壯的活劇。

      此段的前一句,以一個連綿喻對景作結,而后一句,以“人”作結,收束全文,顯得干脆利落,毫不拖沓。

      不過,“威武雄壯”顯得比較突然,從前文當中四季的景色以及人的活動中,我們并不能順利地歸納出“威武雄壯”這一印象,宏大敘事常用的指示顯然落到了空處。

      綜述:

      一、原生價值辨析:

      本文是一篇寫景散文,有點像旅游城市宣傳片的解說詞。從作者角度來看,它存在的價值應該這樣來理解,作為熱愛煙臺的人,愿意把自己了解的煙臺介紹給那些潛在的游客,以吸引人們來到煙臺旅游;從讀者的角度來說,它的存在價值自是不言而喻的,從中可以了解煙臺的獨特景觀,即使沒有到過煙臺,也可以在印象留存一份向往。

      文章行文比較規整,總分總的結構,時序變換的順序都顯得平穩,因此也需要稍加調整以改變這種面貌。四季順序打破常規,也許不僅是因為冬天煙臺的海最具特色吧,要說獨特,每個季節的景色都是獨一無二的,不是嗎?

      文章比較突出的表達特色是比擬手法的運用。對應著四季的特點,作者選用了“暴怒的獅子”“頑皮的孩子”“恬靜、溫柔的少女”,再以一些詞性色彩與各個季節特點相符的詞語點綴期間,將煙臺的海那份獨特展示在讀者面前。

      二、教學價值辨析:

      文章進入教材,編排在六年級第一單元中,另有三篇課文:《長江之歌》《三亞落日》《記金華雙龍洞》。作為寫景體裁的文章,我們閱讀和寫作兩個角度應該確定怎樣的教學內容?制定哪些合宜的目標?

      從聽說讀寫角度,應該完成的常規任務自然離不開識字寫字,朗讀感悟,語言積累等任務。而對應著表達方法,我們應該將教學視線朝向兩個方面,一是放在寫景的單元整體中看,以“比擬”“白描”等手法狀物摹景是我們應該學習的,二是將此篇與《三亞落日》《記金華的雙龍洞》參照閱讀,辨析連續觀察寫景與游記寫景的區別,是我們不應該忽視的。
       

      忘記那片海 推薦

      21905次點擊 · 2013-05-30上傳

      設置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站點地圖  |  版權聲明
        版權所有:南京鳳凰母語教育科學研究所
      網站ICP備案編號:蘇ICP備13015862號-1
      網站公安局備案編號:200303E0015
      飘花电影网app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