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ujafs"><ol id="ujafs"><td id="ujafs"></td></ol></code>
  • <dd id="ujafs"></dd>
      <acronym id="ujafs"></acronym>

      <acronym id="ujafs"><legend id="ujafs"></legend></acronym>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首頁 鳳凰要聞 教材實驗 母語教育 教學資源 課題研究 鳳凰期刊 鳳凰讀書會 鳳凰論壇 鳳凰研修營
      理論聚焦 拼音教學 識字寫字 閱讀教學 口語交際 寫作教學 綜合性學習 規范與標準
             漢語拼音教學需加強和完善
             書法啟蒙中書體選擇的困境突...
             洪宗禮:寫作教學要有序、善...
        朱家瓏   方智范   張 慶
        陸志平   雷 實   巢宗祺
             全國小學語文教師素養大賽專...
             第四屆鳳凰語文論壇專題
             張慶語文教育思想研討專題
             2009小學語文教育熱點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對抗語文”并非正途

      “對抗語文”并非正途
      溫儒敏·羊城晚報

      日前,教育部公布了義務教育階段包括語文課程標準(2011年版)在內的19個學科科目的新課程標準具體內容,今年秋季新學年,新版義務教育課程標準正式啟用,中小學生將有望用上據此修訂的新教材。這個新課標對于語文教學目標的設定和以往有什么不同?
       

      “課標”的百年變遷

      其實“課程標準”不是新概念。早在1912年,南京臨時政府教育部就頒布過《普通教育臨時課程標準》,民國時期一直沿用“課程標準”這個概念。新中國建立初期,也還是叫“課程標準”,當時有“小學各科和中學個別科目的課程標準(草案)”。到 1952年,才改為“語文教學大綱”。當時這是為了向蘇聯教育模式看齊。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語文教學大綱并不涉及教學理念,只規定每一學期甚至每一課應當傳授哪些語文知識,教學內容偏難、偏深、偏窄。教學大綱比較具體,每一教學環節要求是“剛性”的,老師只能照此辦理,很少選擇性。
       

      1996年教育部就義務教育狀況組織進行9省區的大型調查,發現原有教學大綱要求過高,教學內容存在繁、難、偏、深、舊、窄的情況,大多數學生不能達到大綱規定的要求。與世界上一些國家的中小學比較,我國中小學教學內容較深,但面較窄。以往通過大綱對各科教學的內容、要求都做了統一的硬性的規定,缺乏彈性和選擇性。這種現狀導致學生學業負擔過重,不利于全面發展。當時就決定要實施課程改革,首先為義務教育制定全國統一的課程標準。
       

      課標的制定,試圖改變過去那種比較偏狹的教學狀況,著眼于學生素質的全面提高。于是這些年一個詞叫得很響亮:素質教育。前后比較一下可以看到,過去教學大綱以及大綱所規定的各個教學環節,所關注的中心是知識和技能;課標與課改關注的中心則是學生的整體素質發展,而不僅僅是知識技能。
       

      大多數人并不否認改革的必要,但要真正推進新課程,從自己做起,又感到非常艱難,從小學到高中,越往上走,難度就更大。課改十年了,一些地區和學校我行我素,仍是老一套。最讓人揪心的是學生的學業負擔減不下來,甚至比十年前加重了。當然,課改以來也有另一種趨向,就是把課標片面理解為顛覆性的,不顧實際條件,一味追求課改的形式與聲勢。強調語文課的人文性,就不敢再提工具性,兩者被生硬地割裂開來,語文課上成了思想教育課,掏空了語文;強調學生為主體,就死板規定老師不能多講,課堂教學追求無邊的討論,一堂課下來沒有多少“干貨”。“花架子”并不可能提升教學質量,反而把新課程“名聲”給敗壞了。
       

      強調教學“三維目標”

      這次課標修訂在如何讓核心價值觀滲透到語文教學中,下了很大工夫。比如課程的定位,這次修訂比較明確說明:“語文課程是一門學習語言文字運用的綜合性、實踐性課程。義務教育階段的語文課程,應當使學生初步學會運用祖國語言文字進行交流溝通,吸收古今中外優秀文化,提高思想文化修養,促進自身精神成長。”這樣,就把工具性與人文性統一起來了。
       

      關于語文知識的問題,也是有些爭論的。現在老師們受制于應試教育,很注重做題,注重講授和操練所謂系統性的語法修辭知識,這并不利于學生自主學習,發展個性,而且容易讓學生對語文產生厭煩。課程標準特別強調要擺脫對語法修辭等概念定義的死板記憶,必要的語文知識的學習可以保留,辦法是隨文學習,不必刻意追求系統性。這次修訂將原來的附錄《語法修辭知識要點》內容擴充了,增加了關于漢字、拼音、閱讀、寫作、文學等方面的知識,不過并沒有完全采納將語文知識“細化、系列化”的建議,因為過分細化和系列化,有可能使課程標準顯得繁瑣,并對教師造成束縛。
       

      還有,就是“三個維度”問題。過去,語文課程基本目標曾經是“語文知識”,后來則突出“語文能力”,關注點集中于語言文字運用的技術層面。新課標則要求關注學生的全面素質,為語文課程標準的目標系統建立了“三個維度”的模型,即包括:知識和能力,過程和方法,情感、態度和價值觀。知識、能力,是語文課程目標系統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語文課程需要結合本學科的特點和內容,促進學生整體素質的發展。
       

      新課標強調教學的“三維目標”,但不是每一堂課都落實三維,情感、態度、價值觀等,是長期、隱性的目標,語文教育要靠熏陶,不可能在每一節課內全部“落實”三維。一節課的教學目標必須相對集中,不可能完成太多目標。要特別注重引導閱讀。閱讀能力是一種綜合能力,理解、感覺、體驗、察悟,包括語感,主要靠大量閱讀中去“涵泳”,逐步習得。
       

      “語文素養”是課標中比較引人注目的核心概念。過去語文課一般只講語文能力,比如“聽說讀寫能力”,現在提出“語文素養”,涵蓋面大一些,既包括聽說讀寫能力,又不只是技能性的要求,還有整體素質的要求。就是說,語文課程在語文基本能力培養的過程中,必然要注重優秀文化對學生的熏染,學生的情感、態度、價值觀,以及道德修養、審美情趣得到提升,良好的個性和健全的人格得到培養。
       

      培養對文化的尊嚴感

      這次課標修訂對于教材編寫也提出一些建議,其中提到教材要符合學生的心理發展特點,有助于激發學習興趣,選文要文質兼美,有典范性,還要給地方、學校、老師留有開發選擇的空間,等等。這些提法都是有現實所指的。現在的教材普遍不夠重視教學梯度,有些教材很“說教”,都應當改一改。這些年實施一綱多本,出版多種語文教材,有的很不錯,但多數都是為了通過趕著編的,研究不夠,一味求新,比較倉卒,也比較粗一些。新課標修訂公布之后,都會做修訂調整。有兩點應當注意,一是選文還是要重視經典性和適合教學。有些當代的文章好讀,學生也有興趣,但經典性顯然不夠,或者不太適合教學,不一定選。經典性非常重要,那些沉淀下來、得到廣泛認可的作品,才有資格進入課文,因為語文教學必須培養對文化的尊嚴感。有些傳統的選文,雖然經典,可是不太適合中學生學習,也不一定要選。
       

      還有,教材的結構也充分考慮到教學,各個單元重點突出,單元與單元之間銜接也注意由淺入深,不斷積累提升,反復落實基本訓練。篇幅要控制一下,內容過多,課時有限,很多老師還習慣固守著教材,不敢有一點兒遺漏,這就使得課時緊張的問題更顯突出。好的教材應當留出老師與學生的空間,多一點彈性。
       

      現行的教材大多是實驗教材,是為目前正在開展的課程改革而編寫的,允許有個試驗過程,其長短得失,應當在廣泛調查和科學分析基礎上去總結。而那種動不動把現下的教材視為“垃圾”,甚至鼓吹要“對抗語文”的顛覆一切的思路,以及“翻燒餅”的做法,是不可行的,既不能解決問題,還可能制造混亂。這幾年關于語文教材的爭論一輪又一輪,最后沉淀下來的東西好像不多。
       

      這次語文課標修訂,總的是要盡量擺脫應試教育的束縛,往素質教育靠攏,同時遵循語文教學規律,特別注意激發興趣,保護天性,學會學習,這樣也許可以更好地體現核心價值觀的引導,為學生打好三個基礎:那就是培養學生語文素養,為學好其他課程打好基礎;為學生形成正確的人生觀、形成健康的個性與人格打好基礎;為學生的終身發展打好基礎。這“三個基礎”也是新的提法,對語文課性質與教學總體目標有簡練到位的表述。(山東大學文科一級教授、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 溫儒敏)
       

      閱讀19534次 · 2012-04-08

      設置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站點地圖  |  版權聲明
        版權所有:南京鳳凰母語教育科學研究所
      網站ICP備案編號:蘇ICP備13015862號-1
      網站公安局備案編號:200303E0015
      飘花电影网app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