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ujafs"><ol id="ujafs"><td id="ujafs"></td></ol></code>
  • <dd id="ujafs"></dd>
      <acronym id="ujafs"></acronym>

      <acronym id="ujafs"><legend id="ujafs"></legend></acronym>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首頁 鳳凰要聞 教材實驗 母語教育 教學資源 課題研究 鳳凰期刊 鳳凰讀書會 鳳凰論壇 鳳凰研修營
      理論聚焦 拼音教學 識字寫字 閱讀教學 口語交際 寫作教學 綜合性學習 規范與標準
             漢語拼音教學需加強和完善
             書法啟蒙中書體選擇的困境突...
             洪宗禮:寫作教學要有序、善...
        朱家瓏   方智范   張 慶
        陸志平   雷 實   巢宗祺
             全國小學語文教師素養大賽專...
             第四屆鳳凰語文論壇專題
             張慶語文教育思想研討專題
             2009小學語文教育熱點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理解與把握

      理解與把握
      陸志平

      最近聽了一些小學語文課,看了一些教案,感到有些課堂教學目標的設定、教學過程的設計不盡合理。這與這些老師對文本的理解與把握不準有關。

      針對發現的問題,我把我對幾篇課文有關問題的理解簡述如下,希望對老師們理解與把握課文能有所啟發。

       

      • 文章的主題

      姥姥的剪紙

      有人這樣設計《姥姥的剪紙》教學目標:

      憑借具體的語言材料,感受姥姥剪紙的神和對“我”的濃濃親情,感悟作者字里行間流露的對姥姥的深情思念。

      把教學目標定位于姥姥和孫子之間的親情,不太準確。這涉及到對文本主

      題和編者意圖的理解。

      作者先寫姥姥的剪紙,再寫剪紙的姥姥,后寫姥姥用剪紙拴住我的心。姥姥的剪紙惟妙惟肖,深人人心;剪紙的姥姥,身心入境,達到人紙合一的境界。最后,作者寫道:“我不管走多遠、走多久,夢中總不時映現家鄉的窗花和村路兩側的四季田野。無論何時,無論何地,只要憶及那清清爽爽的剪紙聲,我的心境與夢境就立刻變得有聲有色。”姥姥剪紙的意義在這里得到升華,文章的主題在這里也得到升華。剪紙是民族的藝術,姥姥正是用這民族藝術拴住了我的心。我從姥姥的剪紙中得到的不僅僅是濃濃的親情。剪紙讓我永遠不能忘懷的是家鄉,是家鄉的四季田野,是縈繞在每個游子心頭的故土情結。

      這就是民族文化的力量。姥姥的剪紙傳遞的正是民族的藝術,民族的文化,民族的精神。

      教材把《姥姥的剪紙》《牛郎織女》《安塞腰鼓》組成一個單元,練習里又安排了民風民俗、京劇的成語歌等方面內容,很明顯,這是一個民族文化的單元。民間工藝、民間傳說、民間樂舞,傳遞的都是民族的文化與民族的精神。

      因此,只是把教學目標定位于“親情”,未免皮相,小看了這篇文章,至少說不夠全面。

       

      • 文章的思路

      夾竹桃

      季羨林的《夾竹桃》是大家手筆,有淡到看不見詩的那種味道。

      文章首先是即景生情,作者對并不高貴、也不是最美麗的夾竹桃產生了好感,然后就仔細觀察,發現了夾竹桃可貴的韌性,于是就格外喜歡它了,在月色朦朧之中,居然能想什么,它就是什么。正是所謂“以我觀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

      文章從即景生情,到以我觀物,表現了一個完整的心路歷程,非常平淡也非常清晰。作者從平凡中發現不平凡,橫生漣漪,進而愛之有加,陶醉于夾竹桃之美。文章遣詞造句平中見奇,平常話、日常語,娓娓道來波瀾不驚,有沖淡平和之美。

      寫夾竹桃的韌性有三句話,兩層意思。第一句話說夾竹桃“悄悄地一聲不響,一朵花敗了,又開出一朵,一嘟嚕花黃了,又長出一嘟嚕”。這一層總領,下兩句分述。第二句說,春、夏、秋,“無日不迎風吐艷”。第三句說,不管什么花,它都“無不奉陪”。“無日不迎風吐艷”“無不奉陪”都是對第一句話的具體闡發。這些就是說韌性。

      有老師在指導學生讀這一段時,卻要求學生讀第一句話,“體會夾竹桃的默默無聞、不張揚、謙虛、生命力頑強”。讀第二句話,“體會夾竹桃的頑強不屈、始終如一”。讀第三句話,“體會夾竹桃的堅持不懈”。

      把作者所認為的夾竹桃的韌性,又細分出許多不同的品質,且不問是否準確,是否牽強附會,即使每句話都分析得很有道理,也實在是沒有必要。“亂挖洞、深挖洞”,固然是一種流行病,但我以為,這與教者沒有能理清文章的思路,沒有能把握文章的精髓有關。

       

      • 文章的層次

      安塞腰鼓

      《安塞腰鼓》的語言就像那腰鼓一樣,急促、高昂、激越、奔放,充滿張力。“好一個安塞腰鼓”,四次反復,大量的排比句,氣勢磅礴,回腸蕩氣。

      但是,四個抒情層次有什么不同,有些教者,似乎沒能把握住,因此,教學過程缺乏層次感。

      我是這樣理解四個“好一個安塞腰鼓”的。

      第一層,寫安塞腰鼓。

      第二層,寫天地之間的安塞腰鼓。震天動地,震撼人心,天地回響,人神共振。

      第三層,寫擂鼓的后生,是黃土高原生養的這樣的擂鼓后生。

      第四層,寫安塞腰鼓之美,美在力量,美在陽剛,美在蓬勃了人們無限的想象。

      因此,“好一個安塞腰鼓!”“好一個安塞腰鼓!”“好一個黃土高原!好一個安塞腰鼓!”“好一個痛快了山河、蓬勃了想象力的安塞腰鼓!”四次反復,內涵卻不同,還是值得品味的。

      既然如此,閱讀與理解這四個層次,抓住那些不同的關鍵詞語與句子;不同段落的朗讀,是否會有不同的處理,也就值得我們去思考琢磨了。

       

      • 詩歌的形象

      村居

      辛棄疾的《村居》寥寥數語,勾勒出一幅清秋農家風景長卷。

      作者猶如一個高明的攝像師,先把鏡頭對準了清澈的溪水邊,一個屋檐低小的茅屋,門前是一片青青的小草,然后,畫外傳來幾聲帶著幾分醉意的軟音吳語,鏡頭尋聲而去,推出正在談笑的一對白發翁媼,接著,鏡頭搖出這一家三個兒子的畫面,大兒在溪東除豆,二兒編織著他的雞籠,小兒躺在溪頭上剝著蓮蓬嘗鮮。

      這一家有滋有味,悠然自樂。一家五口,人人都在忙,人人又都怡然自得,編織雞籠,臥剝蓮蓬,與鋤豆一樣都是他們的日常生活。

      作者雖然著墨不多,但是在碧水綠草之間,一戶人家五個人物,個個神情畢肖。農家之忙,農家之樂,農家生活之情趣,躍然于紙面。這是一幅共時性長卷,充滿詩情畫意。設景、寫人、敘事、抒情冶于一爐,畫面很完整,也很美,

      這樣的詩,引導學生讀讀背背,引導他們進入詩的情境,讓他們去體會領悟農家生活之情趣,應該不是太困難的事情。

      可有的教者卻把簡單的事情搞得很復雜。

      其中,哪一幅畫面留給你深刻的印象?

      (1)童趣圖“臥”:寫出了小兒的天真、活潑、可愛,可以和“躺、坐、趴”等字比較。引導讀出小兒的天真、活潑、可愛。

      無賴:可愛、頑皮的意思,對小兒的愛稱(古今詞義的差別)

      指名讀(板書:趣)

      (2)樂趣圖

      大兒、中兒在干什么?你是怎么看這兩個兒子的?(勤勞、孝順、能干)

      (3)情趣圖

      主人公是:翁媼(書寫:翁,引導從偏旁理解翁媼)

      吳音:是指中國吳地的方言,以蘇州話為代表,文中指江西上饒地區昊方言。

      講解“媚”:眉——媚——相媚好——親熱地交談什么?引導想象老爺爺和老婆婆會說些什么,聊些什么?

      指名讀。(這對老夫妻多會享受生活的情調啊,板書:情)

      (4)情趣圖

      低小:體會生活不富裕,讀出感覺來。

      青青草:草色青青,多可愛啊!

      指名讀。(這是多么清凈、清幽、清雅的景色啊)

      3.回歸詞眼

      看到這樣的田園風光和其樂融融的一家五口,你看到了一幅怎樣的畫面?(溫馨、恬靜、安寧、幸福……)把這些詞語匯成詞中的一個字,那就是:醉(板書:醉)

      “醉”僅僅是指老爺爺和老婆婆喝點酒,微醉嗎?還會是什么?陶醉于什么?這樣的情景還會讓誰醉?(詞人)

      完整美麗的畫面被分解成所謂“童趣圖、樂趣圖、情趣圖、清趣圖”,真有點不倫不類。對所謂“童趣圖、樂趣圖、情趣圖、清趣圖”內涵的分析也有發掘過度、牽強附會之嫌。

      讀詩要善于整體把握,才能體悟詩的精髓。不要把完整的藝術形象分解得支離破碎,正是所謂七室樓臺碎拆開來,不成片斷。

       

      • 詩歌的內涵

      漁歌子

      張志和一曲《漁歌子》“風流千古”,非常美。當然,也是他心境的自然流露。

      有人教這首詞,把張志和哥哥的一首詩拿來比較,讓小學生去對比“且須還”“不須歸”。

      師:賢弟啊,太湖水,洞庭山,狂風浪起且須還。

      生: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

      師:狂風浪起且須還。

      生:斜風細雨不須歸。

      師:且須還。

      生:不須歸。

      師(激昂):且須還。

      生(高聲):不須歸。

      師:為何不歸?為何不歸呢?好一個流連忘返啊,張志和厭倦了朝廷的爭斗,……

      課堂氣氛很熱烈,可是有這個必要嗎?

      讀詩不能太坐實。詩不是文,不是敘事文,抒情文,更不是議論文。詩緣情而綺麗,是靠語言藝術構筑的情感世界,給人以美感,給人以想象,給人以精神。這種精神是彌漫在字里行間的“神”“氣”“味道”。讀詩當然也要知人論世,但絕對不能像一個考據先生那樣去按圖索驥,那樣讀詩,難免穿鑿附會,索然無味。這首詩就一定與皇帝起的名字有關?一定是講政治風波?從皇帝賜名,“志氣平和”說起,是否能解釋張志和所有的詩呢?哥哥讓他從山水“歸來”,是歸于何處呢?是家里,還是官場?本來都不是問題,拉扯到一起,越發說不清楚。

      教小學生讀詩,更不要刨根究底。小學生讀《漁歌子》,能體會到山水之美,體會到人與自然和諧的無限生機與樂趣,能激發起一些美好的想象,就非常好。不必跟他們講什么官場險惡,給他們橫添上一些“沉重”。多一份沉重,就會少了很多清新、空靈的美感。

      小學生讀古詩詞,本來就該以讀讀背背為主,少分析為妙,有些要留給他去慢慢體會感悟。

       

      • 小說的特點

      林沖棒打洪教頭

      有老師上《林沖棒打洪教頭》一課,基本采用串問串講的方法,設計一連串問題,一路問下去。教師讀上句,引出問題,學生讀下旬回答。教師分析課文,提出問題,引導學生去深挖。在洪教頭出場一段就費時很多,洪教頭每一句話幾乎都要問到。比如,洪教頭怎么說的?這句話可以看出洪教頭是個什么樣的人?諸如此類。

      其實,這是一篇根據《水滸傳》改寫的小說。中國的古典小說特別是章回小說故事性很強,每一個作者都很會講故事,而小學生也特別喜歡講故事、聽故事。《語文課程標準》要求:“閱讀敘事性作品,了解事件梗概,簡單描述自己印象最深的場景、人物、細節,說出自己的喜歡、憎惡、崇敬、向往、同情等感受。”從小說的特點、兒童的特點、課程標準的要求出發,都應該花點時間,讓孩子們講講林沖棒打洪教頭的故事。通過講故事,引導他們理清故事發展的脈絡,關注場景、人物、細節,說說他們的感受。我想這是孩子們喜歡也是能夠做到的,這樣的課堂一定是生動多彩的。如果這樣做,孩子們的收獲肯定會比跟著教師串講串問大得多。

      看來小學的小說教學,應該提倡讓孩子們講講故事。把故事講清楚、講生動,是整體把握文本的基礎,是理解場景、人物、細節的基礎,也是對人物、對語言、對主題等一切有所感受的基礎。同時,講故事的過程,也是孩子們讀書、復述、概括、提煉、理解、表達、交流的過程。

      (陸志平,研究員,特級教師,國家語文課程標準研制組核心成員)

       

       


       

      閱讀23676次 · 2011-08-30

      設置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站點地圖  |  版權聲明
        版權所有:南京鳳凰母語教育科學研究所
      網站ICP備案編號:蘇ICP備13015862號-1
      網站公安局備案編號:200303E0015
      飘花电影网app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