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ujafs"><ol id="ujafs"><td id="ujafs"></td></ol></code>
  • <dd id="ujafs"></dd>
      <acronym id="ujafs"></acronym>

      <acronym id="ujafs"><legend id="ujafs"></legend></acronym>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首頁 鳳凰要聞 教材實驗 母語教育 教學資源 課題研究 鳳凰期刊 鳳凰讀書會 鳳凰論壇 鳳凰研修營
      理論聚焦 拼音教學 識字寫字 閱讀教學 口語交際 寫作教學 綜合性學習 規范與標準
             漢語拼音教學需加強和完善
             書法啟蒙中書體選擇的困境突...
             洪宗禮:寫作教學要有序、善...
        朱家瓏   方智范   張 慶
        陸志平   雷 實   巢宗祺
             全國小學語文教師素養大賽專...
             第四屆鳳凰語文論壇專題
             張慶語文教育思想研討專題
             2009小學語文教育熱點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對語文課程的認識(二)

      對語文課程的認識(二)
      陸志平

       

      二、語文課程與人的發展

      從人的發展的角度認識語文課程,可以幫助我們進一步認識語文所包蘊的豐富內涵,把握工具性與人文性的統一。

      (一)語言和思維是人區別于動物的標志。語言的發展促進了動物向人的轉變,也促進了人的發展。語言的發展與人的成長和發展密切相關。通常情況下,一個人語言發展的水平往往反映出這個人發展的水平。兒童的成長往往可以讓我們感受到這一點。語言在人的發展過程中的作用怎么說也不過分。

      (二)語言是人的重要智能。實驗證明,人的大腦有特定的區域負責語言。這區域甚至還有所分工。如有一個稱“布羅卡區”(Broca'sarea)的地方,負責產生合乎語法的句子。這個區域受到損傷的人,能夠很好地理解單詞和句子,但除了最簡單者外,他們不能將單詞組成句。(參見[美]霍華德·加德納著《多元智能》,新華出版社1999年4月第1版)

      (三)作為交際與思維工具的語言,是人須臾也不能離開的,是人生存、交流、發展的重要憑借,是人日常生活、社會生活之必需。

      (四)人的智力的發展與語言的發展關系十分密切。這不僅在于人的語言是一種智能,也不僅在于人的語言是重要的思維工具,實驗證明,語言的發展能夠很好地促進人的觀察力、記憶力、想像力、思維力、創造力的發展。記得愛因斯坦說過這樣的話:一個人的智力發展和他形成的概念的方法,在很大程度上是取決于語言的。

      (五)語言是生命之聲,語言的活動就是生命的活動。維特根斯坦說:“想像一種語言,就是想像一種生活方式。”海德格爾說:“語言是存在的家園。”甚至說,人生活在語言之中,失去了語言就失去了存在的時間和空間。

      (六)語言是人類文化心理結構的外化。人在語言發展的同時,接受了文化的熏陶,又憑借語言學習文化。人在學習語言作品、學習文化的過程中,認識社會、認識世界。語文教育正是這樣的課程:發展語言,發展思維,傳承文化,培養人格,促進人的社會化,提高人的審美能力和文化品位。

      (七)民族語言積淀民族的行為方式、民族文化、民族傳統和民族精神。民族語言是民族主要的標志,也是民族的黏合劑。學習民族語言,有利于增強對民族的認同感、歸宿感,增強民族的凝聚力。

      綜上所述,語言在人的發展過程中,在人的社會化的過程中,發揮著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語文課程的性質怎么說也不僅僅是工具。

      三、語文課程的地位

      性質決定地位。語文在人的發展過程中承擔的重要責任,決定了語文課程在學校教育,尤其是在九年義務教育中的地位。

      從學校教育的角度看,語文課程是基礎性課程。學生的語文素養是學好其他課程的基礎,也是學生全面發展和終身發展的基礎。

      學生通過學習語文,能夠理解和運用祖國語文,才能順利地學習其他課程。學生在學習語文的過程中,其他智力因素和非智力因素也得到相應的發展,這些也有助于學好其他功課。

      因為語文課程是豐富的,語文素養也是綜合性的,所以,語文素養在德、智、體、美諸多素質中也就處于基礎的地位。因而,人的語文素養又是全面發展的基礎。包括閱讀、寫作、口語交際在內的理解和運用語文的能力,是人的語文基本能力,也是構成人學習能力的基本要素,是人生存和發展的基本能力之一。因而,語文素養也是人終身發展的基礎。

      正因為如此,《語文課程標準》這樣說:“語文課程的多重功能和奠基作用,決定了它在九年義務教育階段的重要地位。”

      四、語文教育的特點

      對語文教育的特點,從不同的角度可以有不同的認識。《語文課程標準》在“基本理念”部分主要強調了四個方面,這四個方面也是前一段時期比較忽略的一些方面。

      1.人文性

      語文屬于人文科學的學科,它與數學、物理、化學、生物等自然科學的學科不同。自然科學的學科可以由原理、公式、定理、法則等組成。這些原理、公式、定理、法則是人們對客觀世界的認識,具有客觀真理性。這些學科的教學可以先講清原理公式,再圍繞公式做一些練習加以鞏固,這些練習的答案往往是惟一的。語文則不同,它是對人們精神領域起作用,而且對人們精神領域的影響又是深廣的。另一方面,許多語文材料本身就是多義的,具有豐富的內容和很強的啟發性,所謂“藝術的空筐”。人們對語文材料的反映又往往是多元的。不同的人,甚至同一個人在不同的時期,對同一個材料完全可以有不同的理解。

      從這樣的認識出發,語文課程應該考慮:

      ——重視語文的熏陶感染作用,通過優秀作品的浸染,移人性情,提升人格。語文對人的影響是深廣的,有時是隱性的、長期的、潛移默化的,短時期不容易看出來。而且,常常是“有意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陰”,因而不能指望立竽見影,不能急功近利。如果像理科學習那樣,圍繞知識點、能力點做大量的練習,難以讓學生領悟語文豐富的人文內涵。

      ——注意教學內容的價值取向。學生學習語文,接觸大量語文材料的過程也是一個文化建構的過程。語文對人的影響往往是終生的,其影響之深廣不可低估。語文課程應該從對人的發展負責、對國家未來負責的高度來選擇教學的內容。

      ——尊重學生的獨特體驗。學生的多元反應是正常的,也是非常珍貴的。尊重學生在語文學習過程中的獨特體驗,是對學生的尊重和鼓勵,也是對真理的尊重。這是語文特點所決定的。

      2.實踐性

      在人文學科中,語文與哲學、歷史等學科有所不同。哲學可以由概念、范疇、法則、方法等構成一個知識體系,歷史則是由大量的史實和歷史觀構成歷史知識,而語文課程卻具有很強的實踐性。閱讀與表達本身既是一種實踐的行為,又是一種實踐的能力。

      由此出發,語文課程應該考慮:

      ——著重培養學生的語文實踐能力。這包括識字寫字、閱讀、寫作、口語交際、搜集處理信息的能力以及良好的語感等等。

      ——重視學生的語文實踐活動,在語文實踐中培養語文實踐能力。靠傳授閱讀的知識來培養閱讀能力,不如讓學生多讀書;學生記住了一整套完整的寫作知識,而沒有寫作的實踐,也難以形成寫作的能力;學生背誦了許多語法規則,而沒有在大量的語言實踐中形成良好的語感,還是說不好話。這些都是很明白的道理。這樣的知識沒有實踐的環節是難以轉化為能力的。因此,語文實踐能力主要應在語文實踐中培養,而不能片面強調“知識為先導”。

      ——義務教育階段不宜刻意追求語文知識的系統和完整。語文知識是需要的,但是諸如語法修辭文章做法之類的知識,在小學和初中階段不必過多,也不必追求系統和完整。這一時期學生還處于感性的時期,應該讓學生多接觸感性材料,參加感性的實踐活動,在實踐中提高實踐能力,把握語文規律。學那么多理性知識沒有什么必要,也沒有多少益處。

      3.生活化

      這是與實踐性聯系在一起的。語文是母語課程,它與外語不同。學生進校前都有一定的語言基礎,因而,不必像學外語那樣從零開始,花很多氣力去記憶大量的詞匯,掌握語法的規則。學生生活在母語環境中,生活中處處都是語文學習的資源,時時都有學習語文的機會。正如《語文課程標準》所說:“學習資源和實踐機會無處不在,無時不有。”因而,應該充分利用這些資源,在生活中學習語文,運用語文,在大量實踐中接觸大量的語文材料,豐富語言積累,形成良好的語感,培養閱讀與表達的能力。應強調日常生活中的習得,強調日積月累。

      4.民族化

      語文課程應該考慮漢語言文字的特點,考慮這些特點與、識字、閱讀、寫作、口語交際和思維發展等方面的影響。

      漢語特別具有靈性,它是具象的、靈活的、富有彈性的,創造的空間特別大。

      漢字富有神韻,具有審美價值,每一個漢字都是一首詩。漢字由形、音、義構成,其中“形”是關鍵,這區別于拼音文字。象形、會意、指事、形聲都是漢字特有的極富有創意的造字方法。有研究腦功能開發的學者提出,拼音文字是“單腦文字”,漢字則是左右腦并用的“復腦文字”。漢字因形求義,因聲求義,可以省去許多死記硬背的苦惱。學習、理解、探究、書寫漢字,本身就應是很有興味、富于樂趣的事情。漢字組詞靈活,常用的漢字只有3000,卻可以組成不計其數、層出不窮的詞。認識了字,對詞語的理解也往往七不離八。有的新詞更是創意極佳,令人一目了然。

      漢語還有一個特有的詞組系統,往往4個字,凝練精警,意蘊豐富,成為漢語很重要的元素。

      詞法句法大體靠意會,沒有多少性、數、格的區別,也不必以動詞為中心,似乎不太嚴密,并不科學主義,卻是以簡馭繁,很有靈氣。有時,詞的組合甚至像玩積木和玩魔方,靈活性很強,變數很多,彈性很大。總之,漢語沒有多少強制的規矩,應該說,它是一種真正從人的思維與表達的需要出發的以人為本的語言。這種語言宜乎在模糊中求準確,用西方語言的條條框框來分析漢語實在是勉為其難。所以,傳統的漢語教學詞類講虛實二分,句法重語序,修辭講比興二法。

      漢語的文化性也特別強,尤其是它的詞匯和詞組系統具有非常深厚的文化底蘊。與這些相聯系,我國文學以抒情性強而著稱于世。中國的詩歌代表了中國的藝術精神,可以說,中國的文化就是詩性的文化。

      從母語教育的規律出發,就不應照搬印歐語法的條條框框,也不應像他們那樣重語法教學,而應該重視積累、感悟、熏陶和語感,提倡多讀多寫;就應該克服浮躁焦慮的心態,不能急功近利,不能期望立竿見影;不應照搬西方分析的思維方法,要重視培養整體把握的能力。有些所謂“科學”的體系,搞得很瑣細,看起來操作性強,其實既把簡單的問題搞復雜化了,又往往把復雜的問題簡單化。而重視感悟、熏陶、語感,似乎不可捉摸,因為這的確是一個長期的復雜的心理活動的過程,需要深入研究和探討。但是,與這些聯系在一起的積累、多讀、多寫,又實在是太明白了。這正與播種、收獲與孕育、生長的關系一樣,播種、收獲是看得見的,很明白,而孕育、生長則是一個復雜的漫長的過程。還是荀子說得好:“積土成山,風雨興焉;積水成淵,蛟龍生焉;積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備焉。”中國語文學習應重視積累就是這樣一個道理。

      葉圣陶與呂叔湘先生也曾經用莊稼生長來比喻過漢語文學習,認為語文與工業生產不同。葉老說:“請老師們時刻想到,學生跟種子一個樣,有自己的生命力,老師能做到的,只是供給他們適當的條件和照料,讓他們自己成長。如果把他們當做工業原料,按照規定的工藝流程,硬要把他們制造成一色一樣的成品,那是肯定要失敗的。”(見葉至善:《父親的希望》第69頁,中國青年出版社2000年1月第1版)讓我們記住前輩的忠告吧。

       

      閱讀28585次 · 2004-05-01

      設置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站點地圖  |  版權聲明
        版權所有:南京鳳凰母語教育科學研究所
      網站ICP備案編號:蘇ICP備13015862號-1
      網站公安局備案編號:200303E0015
      飘花电影网app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