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ujafs"><ol id="ujafs"><td id="ujafs"></td></ol></code>
  • <dd id="ujafs"></dd>
      <acronym id="ujafs"></acronym>

      <acronym id="ujafs"><legend id="ujafs"></legend></acronym>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首頁 鳳凰要聞 教材實驗 母語教育 教學資源 課題研究 鳳凰期刊 鳳凰讀書會 鳳凰論壇 鳳凰研修營
      教材培訓 教材答疑 教材研究 評價與測試 實驗交流 教學輔助資料
        三下   二下   一上
        三上   二上   一下
        四上   五上   六下
        六上   五下   四下
        一上   一下   二上
        二下   三上   三下
        四上   四下   五上
        五下   六上   六下
             蘇教版教材服務熱線
             教科書教學輔助用書介紹
             二年級上冊教學參考用書的說...
             二年級下冊教學參考用書的說...
             一年級下冊教學參考用書的說...
             一年級上冊教學參考用書的說...
             蘇教版教材配套小學語文試卷...
             蘇教版教材配套寫字冊(毛筆...
             蘇教版教材配套寫字冊(硬筆...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國家語文課程標準小學教科書(蘇教版三年級上冊)“百問”系列

      國家語文課程標準小學教科書(蘇教版三年級上冊)“百問”系列
      朱家瓏 王向東

       ●問:到了三年級,學生進入了中年級段。 教材在編寫體例上有什么變化?為什么要作這樣的調整?
          答:小學階段,中年級起著承上啟下的作用:低年級是以識字教學為重點,中年級的教學重點要逐步向加強閱讀感悟轉移;低年級是讓學生學習寫話,中年級便過渡到指導學生習作。階段性的轉換,必然要求教材在原來的基礎上作出相應的調整,也使教材“兩根柱子一條龍”的構想以物質形態初步呈現。因此,三年級上冊的編寫體例與一年級、二級教材有所不同。習慣篇、閱讀課文、練習等三個板塊仍然一以貫之,“集中識字”在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之后悄然退出,而在“閱讀課文”與“練習”之間出現了一個新的板塊——習作。
          作出這樣的調整,應該說是既合情又合理:一是《語文課程標準》中對中年級段提出了習作的要求,教材理所應當在本學期加以落實。二是幾十年來的語文教育形成了這樣的傳統,學生有了一定的識字量,有了一定的生活積累,有了一定的交際經驗和交流欲望,應該讓他們學習寫作了。三是長期的教學實踐表明,作文教學所以“高耗低效”,老師怕教作文、學生寫不好作文的現狀之所以得不到改變,應該說與教學缺少憑借不無關系。因此,編寫出一套操作性強的習作教材乃是當務之急。我們的習作教材便是基于這樣的思考“呼之而出”了。
          ●問:蘇教版教材將“習作”單獨成塊。這應該說是一個創造-這樣編寫的目的是什么?教學該注意什么?
          答:兒童學習語文,靠閱讀來吸收“內化”,通過習作“外化”表達;學生習作水平如何,是其運用祖國語言文字能力高低的主要標志。因此,習作在語文教學中與閱讀同等重要。而審視傳統的語文教材,在閱讀與習作的天平上,存在著明顯的厚此薄彼的現象,“習作”只是被作為“基礎訓練”中的一個項目,沒有被擺到應有的位置:我們將之組成單獨的板塊與“習慣篇”、“閱讀課文”等并列,就是要改變其被淡化、弱化的現狀,還其以應有的地位。此外,把它作為一個單獨的板塊來精心打造,意在為教學提供便教利學的憑借:一方面,可以利用這個載體向老師傳遞、滲透習作教學的理念,在大面積的范圍內規范老師的教學,保證習作教學的質量;另一方面,學生與教材“對話”之后,能夠引發寫作興趣,產生強烈的寫作欲望,并且習作思路得到開啟,進而使他們能夠順利突破“習作”這個難點。
          如何用好習作教材,提高習作教學效率呢?我們認為,還是應該圍繞《標準》提出的“自由表達,樂于表達”這八個字做文章。怎么才能讓學生“樂于表達”呢?首先要考慮的是讓表達、讓寫作成為學生的“內在需要”。只有當表達成為學生交際、交流的一種“需要”的
          時候,他們內在的潛力才會被激發出來,他們就會以加倍的熱情和專注全身心地投入到寫作活動中來,這時候,寫作對他們來說就不再是一種負擔、一件難事了。然而,不少人為了
          達到讓學生“樂于表達”的目的,用一些不甚恰當的招式和手段來引起學生注意,這不能
          不說是一個誤區。我們應該創設一個渴望傾吐、期盼交流、急于表達的情境,讓學生置身其中,使他們不知不覺地扮演交際主體的角色。其次要關注的是必須讓評價成為學生習作的“加油站”。過去,我們評價學生的習作,標準太高,要求太嚴,這在很大程度上打擊了學生習作的積極性。現在,我們應該轉變評價觀念,把習作的門檻降下來,把學生的分數提上去,讓學生充分品嘗成功的喜悅和快樂,體現自我價值的。至于“自由表達”,無疑是要求我們為學生創設一個寬松的習作氛圍,為他們開創一片寬廣的習作天地:怎么寫,給他們自由,不要用那些如何開頭、結尾、鋪墊、過渡等技法之類的東西去束縛他們,讓他們想怎么寫就怎么寫;寫什么,讓他們選擇,不能用過多的限制使他們的童真童趣消失殆盡,讓他們想寫什么就寫什么。只有這樣,學生才能在自己的習作中張顯個性、馳驅想像、釋放心靈。
          我們的教材也正體現了《標準》所倡導的這種“學生為本”的習作理念,話題的選擇、情境的創設、思路的提示,無處不是為了讓學生“自由表達,樂于表達”。老師們在使用的過程中不妨細細琢磨。
          ●問:蘇教版國標本小語教材另辟蹊徑,不以單元訓練重點為線索來編寫。關于這一點,編者是怎么考慮的?
          答:以單元訓練重點為線索來建構教材體系,在特定的歷史時期和背景下,對我們的小學語文教學曾經產生過積極的影響。對此,誰都無法否認。
          隨著對教學現狀反思的逐步深入,隨著對語文教學規律的深刻把握,大家已經形成了這樣的共識:教學目標線性化、單一化,雖然清楚明朗,卻不符合學生學習語文的實際。語文能力是逐步積累、整體發展的;就如同孕育嬰兒一般,不是今天長手、明天長耳、后天長腳如此這般累加而成,而是整個地全方位地生長起來的。因此,也就有了學習語文強調要培養語感、要整體感悟、要進行綜合性的實踐活動。據此,教材體系的構建就應該遵循語文的整體性、綜合化的特點,以知識為線索來建構教材的做法無疑應該盡快摒棄了。
          此外,《課程標準》以“知識和能力、過程和方法、情感態度價值觀”三個維度來進行目標設計,變單一為立體,變支離破碎為多元整合,變“直線發展”為“螺旋上升”,注重學生語文素養的整體提高。這樣的思想對我們很有啟迪。語文教材作為提高學生語文素養的載體,怎么能無視語文的整體性、模糊性、綜合性呢?語文教材必須讓語文的本性得以回歸。
          基于這種認識,我們編寫的教材便呈現出這樣的特點:沒有什么訓練重點,年級之間卻有著一定的梯度,看似無序卻有序;從不同的角度組合而成的單元,靈活而又多彩,道是無心卻有情。個中之妙處,相信你能品出一二。

      閱讀19784次 · 2009-07-03
      設置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站點地圖  |  版權聲明
        版權所有:南京鳳凰母語教育科學研究所
      網站ICP備案編號:蘇ICP備13015862號-1
      網站公安局備案編號:200303E0015
      飘花电影网app电影网